路演导师现身说法:如何讲好故事并找准观众定位
佐尔巴

2019-11-25 00:00:00

专访路演培训导师贾志杰


近日前,笔者有幸前济南,参加2019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融创会。此次融创会区别于往年,在针对导演项目创投基础上,增设了编剧、制片人项目,这意味着更多的项目和创作者将有机会接受创投终审评委们的专业建议,以及被各方投资人所关注、了解。


此次创投项目,题材广泛,类型丰富,风格多样,从历史到未来、从现实到魔幻、从艺术到商业,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创作者们,用影像和文字传达他们对影像、对世界的看法,也造就了丰富多元的创新内容。这些创作者既有初出茅庐的新人导演,又有像杨明明、王学博这样有成熟作品的青年导演。


终审评委王小帅、管虎、蒋雯丽、焦雄屏


不过,作为青年导演的第一部或第二部电影项目,必然会有稚嫩的地方。四位终审评委管虎、王小帅、蒋雯丽和焦雄屏从各自专业的角度,给选手们的项目提出了诸多实用性的建议。


从文艺片《柔情史》再到此次路演的商业体育片《半人马》,这样的转变让管虎非常惊讶,他佩服地说:“杨明明你胆儿真大 ,要拍这样的。”杨明明总结《半人马》是一部既有专业运动硬核,又有热血情感的青春励志电影。路演中,杨明明基于商业考量,在介绍项目基本信息之外,路演内容细致到成片分镜数量、以及计划采用120帧、无人机呈现冰球运动的力量与美感。管虎从冰球运动太小众方面提出问题,他强调,《柔情史》的人物是从心里流出来的,而其实是否能看清冰球怎么运动是不重要,重要的是故事的力量。方励建议主创要注重观众的共情和受众的痛点。


 路演现场


最佳青年导演电影项目奖获项目《回家三天》,讲述一个“成为父亲”的故事,身怀三胎的妻子被告知仅剩一胎存活,不知所措的丈夫携妻子回到乡下父母家;一场秋收之后,全家走出阴霾,丈夫也做好了成为父亲的准备。导演邓为奇在路演中提到自己与父亲的紧张关系随着拍片合作中,逐渐互相理解。方励建议再将父子俩戏份加重,使之与女性角色的平衡。王小帅则表示很期待影片所呈现的人物关系的走向以及人物内心的矛盾。管虎建议在路演中,不要把太细节的内容过多呈现,因为三胎变一胎这个故事本身就很波澜壮阔。在看过邓为奇短片《面包车怎么办?》后,蒋雯丽赞扬片子有阿巴斯的感觉,并且鼓励他一定要坚持做下去。


最佳青年导演电影项目奖获项目《徐娘半老》,大胆选择中年女性为主角,以诙谐幽默的叙事方式,讲述一位55岁的山东女人花姐来北京帮儿子看孩子,意外生出黄昏恋引燃两代人之间战争的故事。导演李伟在创投开始,以自己母亲的故事作为铺垫,循序渐进地将观众引入《徐娘半老》的故事。他从自己母亲身上看到了当下中年女性在家庭责任和冲突下的选择与妥协。如何在2020年传统家庭伦理片中体现当代性,对李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他强调这个发生在当代北京CBD摩登现代的家庭伦理故事 ,需要在影像上贴地飞行,在人物塑造上强调反差。现场,李伟就花姐形象参考,大胆的参照了蒋雯丽老师。蒋雯丽表示,如果能塑造出被记得住的人物,那就大概会成功。方励则建议,需要对片名再考虑,《徐娘半老》 可能有些太直白。


《徐娘半老》李伟导演 路演现场


台上选手们的侃侃而谈与热情洋溢,得益于他们的充分准备,这准备背后,也有融创会特别设置的路演培训的助力。谈到培训的意义的时候,作为路演培训导师之一的贾志杰说到“培训就是让这些路演更有效、更有价值、更吸引人,帮助创投选手们做最好的准备,把自己项目最好的一面提炼出来,展示给投资人,以及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批观众。同时他还强调,培训能让选手们更精准地表达,以及让他们对处在比较初期阶段的作品进行重新检视、归纳总结。另外贾志杰对于此次整体作品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此次整体作品都非常独特和完整,质量很高,可以从很多作品中看到,所涉及的议题说明了基金会的初审和复审的预选是相当成功的,因此这些作品被拍出来的可能性也比较大。当然,具体到每个作品还不太一样,但入选的都是有一定价值的。”


在创投会结束之后,编剧圈(pmovie_bianju)专访了贾志杰老师,围绕这次创投会路演,从他的角度,来聊聊青年创作者们在路演中所遭遇的困惑和问题。


路演培训现场


编剧圈:如何评价此次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融创会。


贾志杰:我参加很多类似的活动,包括海外的,但是这次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融创会,我很喜欢。某种意义上,像评委管虎老师说的,大家都是冲着吴天明去的,吴天明导演坚持创作一线,又重视培养新人。薪火相传,电影能往下走也是因为有吴天明这样的人,和现在吴天明基金会这样的机构在做这样有意义的事。


这次创投作品,有给我眼前一亮的感觉,挺难得的。因为我平时工作就是接触大量剧本和项目,有些甚至是比较成熟的剧本,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最终拍成电影,能拍出来,都是凤毛麟角。2014、15年的时候我在上海新文化,整个团队读了307个英文剧本、295个中文剧本和项目书,我们总结出来,国内外能成片的比例都是很低的。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像《太空乘客》这样的项目我们都放弃了。


拍电影是挺难的一件事情,所以说年轻编剧、导演、制片人们,需要一些站在不同角度的专业人士的支持和帮助,吴天明基金会正好提供了这样的交流平台,这是非常好的。


贾志杰老师在路演培训现场


编剧圈:此次创投路演设置有培训环节,您认为这个环节的意义是什么?


贾志杰:我其实在First青年电影展已经做过两届路演培训。此次吴天明高峰论坛除了对路演的培训,另外作为一个剧本专家我还需要做一些对剧本的回应。


首先路演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因为年轻人有机会让自己作品、剧本,或者是创意和潜在投资人、业内人士见面,这是创投路演的价值。培训就是让这些路演更有效、更有价值、更吸引人,帮助创投选手们做最好的准备,把自己项目最好的一面提炼出来,展示给投资人,以及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批观众。



培训中,我会提到一个问题,就是电影拍给谁看,给观众看之前,先得给制片人、投资人看。我的工作就是帮助他们提炼、包装剧本里最打动人、最好的东西出来。工作既从整体把握,还着眼很多细节:比如程序性的展示ppt上应该包含哪些信息、放图比文字更直观效果好诸如此类的操作层面,我也会给出建议。


编剧圈:路演有哪些基本内容是必需展示的。以及针对不同题材、风格的项目会有针对性的突出特别点吗。


贾志杰:从故事上,我希望有个logline(一句话梗概)这个总结是很重要的。创投选手必须在很短时间内把故事的本质讲出来。这个故事为什么值得讲述?为什么会吸引人?很多人在写剧本时候会兼顾很多方面,一时间很难抓到“戏眼”(换一个角度也可见叫selling point)。剧本医生往往会帮他们发掘“戏眼”,然后再提炼卖点。如何放大卖点、抓住观众,从剧本写作上来讲,这其实也是一个组织原则。抓住戏眼和卖点之后,故事就要围绕这个来写,而不是说试图在一个故事里讲很多故事。


比如,项目《回家三天》,它有一个很重要的情节是男主角的妻子原来怀了三胎,后来变成了一胎。这个戏讲的是父子两代人的和解,这是最核心的东西。那如果一开始就把这个核心让大家都知道了,就没有悬疑感了。我建议他一点一点讲,在一个有序正常的世界里,有事情发生了,故事开始了,事情发生的怎样了现在还不知道,讲述中试图回避这个,随着逐步的讲述,观众慢慢的明白了,“哦,原来是这样”,目的就是为了增加悬疑感和驱动力。悠着点讲,越往后,对故事也越好奇。


山东省委宣传部正厅级干部王少杰先生和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总监吴妍妍女士,为邓为齐《回家三天》颁出最佳青年导演电影项目奖


编剧圈:此次路演,哪些项目给您印象深刻。


贾志杰:我很喜欢《谋杀白玉兰》,片子的导演屈志鑫其实也是作家,它的故事无论是大纲还是剧本,都是很完整的,大纲写得有点毛姆小说的感觉。故事人物动机明确,重要事件也很有戏剧性,只是有个问题,故事背景是上世纪60年代。创投选手要有预判,现场评审、制片人或者观众会问现在观众为什么要看上世纪60年代的故事。有了这个预判,那么就要想怎么去让别人接受和理解,这就需要注重讲述的方式。


故事跨度三十多年,有两个主要人物,其中一个见到了被谋杀的女人的孙女,孙女是现在的人。那我们考虑的是不是能从孙女这个角度进入,把观众逐渐带到过去。类似《泰坦尼克号》《拯救大兵瑞恩》,由观众所熟悉的当下的人物带你进入历史的某一个时间点,这是一种重要的创作方法。而这是这个故事原来没有的,是从过去到现在线性讲下来,基于此,我建议导演用一些方法把现在东西往前抛,这样能够让观众感觉上与自身更有相关性。


实际上,这个年代戏的价值在于,虽然我们现在看感觉仿佛和我们没关系,但是,总有一些东西不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比如人的欲望、贪婪,以及你要为做过的事情承担结果和责任。这种不变性给故事增加了一个附加值,另外,《谋杀白玉兰》除了给你讲一个故事,还带你回到另一个时代,让你感受过去本身之外,还感受到现在和过去的关系、连续性。


终审评委管虎,济南市政府副市长王桂英女士为屈志鑫《谋杀白玉兰》颁出最佳青年导演电影项目奖


编剧圈:在培训中,您认为路演项目演讲者们普遍存在哪些问题?针对这些问题会做哪些针对性的训练。


贾志杰:当然,培训几天是不可能改变人的性格或者行为方式的。但还是会存在一些通常的情况。他们往往都是新人,有的虽然以前有些作品,但是现在以路演这样一种形式,逼迫他们去兜售贩卖自己的作品。他们需要准确的表达,并且对处在比较初期阶段的作品的进行重新检视。


比如《光害》,它写的是两种可能性,那在这两种可能性之间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共性在哪?或者巨大的差别是什么?通过这样问题发问,会让导演李晓鸥偶有机会思考,写这样的作品,它意义在哪?去逼迫他找一找之间两种可能性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有必要的环节。


路演培训现场


编剧圈:就您曾经参加过的创投会或者融创会,您怎么评价此次创投项目?


贾志杰:这次整体的作品都非常独特和完整,质量很高,可以从很多作品中看到,所涉及的议题说明了基金会的初审和复审预选是相当成功的,被拍出来的可能性也比较大。当然,具体到每个作品还不太一样,但入选的都是有一定价值的。


比如说《我不是水怪》,是童话与寓言结合的故事,非常诗意、艺术,有新意,很吸引人,在文本层面上很清晰、完整,没有那种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状态。在视觉层面上,由于导演何瑞博也做视觉,所以在影像上也有保证。


终审评委王小帅,小桨乘风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旗下微叭app  CEO 宋健,为何瑞博《我不是水怪》颁出最佳青年导演电影项目奖


我强调一点,不管什么样的故事,如果这个故事具备了一个经典的故事结构,那么预先无形地具备了打动制片人、投资人或者普通观众的先决条件。比如灰姑娘的原型故事,后来演变成《罗马假日》《诺丁山》这样的故事变种。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成功故事,往往都是一些原型故事的变种,虽然时间、空间变了,但是故事的核不变。所以在培训中,我会强调他们思考自己的故事的核是不是经典套路,讲出来话,观众是否被潜移默化地打动了。


这次项目很多是讲父子的,比如《回家三天》《我不是水怪》,还有稍微不太一样的《异乡来客》,这些都是一种经典故事的套路。在一个特定的中国时代与环境下,如何把这个故事讲出彩来,我们要去找核,将核抽象,最后找到一个最本质的东西。创作者对这方面得有一个清醒的意识,也就是对观众和故事都要有自觉性。


路演培训现场


编剧圈:在咱们这次的创投上,大家对自己项目资金的预期都是很准确的,是吗?还是在前期培训时候有调整?


贾志杰:这也是我们大家要讨论的一个问题,一个作品它的预算会是什么?在路演的时候,除了讲内容本身,还要讲主创对于整体项目做过的具体事情,包括预算、制片等大方面的问题。你对项目的预期和把控,某种程度上会影响对资金的吸引力。


《我不是水怪》这个项目,牵涉到很多特效、特技,包括水下特效等等,但是它的导演是有把握的,投资人会比较放心。不过大部分项目预算还是比较低的,但这并不是一味的压低。对新人来说,花了很多钱是否有保障,这是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所以做预算要基于项目客观现状,新导演一般倾向偏低,这样可能更会吸引人,也降低了双方的风险。


约谈现场


编剧圈:当时在某一个创投上,有一个选手做预算可能做得特别低,但是有创投的评委老师会建议,你可以大胆的想一下,你这个演员该怎么选。包括在《徐娘半老》路演中,导演在现场就直接邀请了蒋雯丽老师。您对新人第一二部片子想要启用或者说在初步构想时候去构想比较著名演员,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贾志杰:泛泛而言,如果你是与某位演员是有很紧密的联系,那大胆去想。如果没有,就很难。创投有机会让新人直接面对明星,这是比较好的一点。但通常情况下,明星一般不会对新人作品有特别强烈的兴趣,因为新导演还没有硬实力作品证明自己,除非你剧本够精彩,而且在某种意义上打动了演员个人。明星的加入,意味着成本就上去了。不过可以在创作的时候,想着某个角色就是某个明星,以便让你的人物具体化一些,这样写是对创作是有帮助的。


   文章来源:未知 

本文由 @佐尔巴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日本在线毛片